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|回复: 0

结果

[复制链接]

4109

主题

410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423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结果
      
   
    结果
    不知是帮什么人七手八脚地将我抬上一个平面的东西上。它在移动。
    我的嘴和鼻子被像乐钟样的东西照着。虽然不自在,却呼吸舒畅了许多。
    拐了弯,又拐了弯。
    脚步声、滑动声、及回声不绝于耳。
    它渐渐慢了下来。可能遇到障碍。此刻,我感到它不动了。他们似乎在说着什么,甚至有低泣声。但我听不清楚。那个始终抓着我的手的手也慢慢松开。
    它又开始移动。再次停止时,我被转移到别的平面上。
    什么像针尖似的咬了我一下,我就毫无知觉了。
    谁这么缺德把重物压着我的腹部。我想推掉它,可动不得。
    使劲!再加把劲!但仍睁不开双眼。又试了一次。恩,还好。比刚才好多了。
    终于,薄雾散去。
    雪白的天花板,墙壁也是雪白的 。靠近窗户,有张床。除了床板,好象别无他物。盐水瓶象个蝙蝠倒挂着;一根长长的管子从里面吐出,直到地面。其他的地方,还有三四张同样的床。
    “若焰。”我兴奋的小声嘀咕。她睡着了,侧着头。
    突然,我有种冲动   “我美好的仗已经打完了。”当我轻扶着那个梦寐以求的脸时,默念。
    她动了一下。我慌忙缩回右手。
    若焰抬起头,伸展双臂,又伸伸腰。但她突然静止不动。象老鹰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    “怎么了?莫非她早就醒了。”我不由的哆嗦。
    她揉揉眼睛,又揉一遍。
    “你¨¨¨你醒了?”若焰的双眼闪烁着愉快的火花“医生说你很难醒过来。”
    说完,她忽然站起,转身跑掉。“医生,医生”的喊叫不停止的传入我的耳内。
    医生和护士走后,若焰坐于我的床头。
    “你知道么?你已经昏迷了三天。”
    “这么长时间,你一直待在这里。”
    “你又没有个亲人在这里”她递过来香蕉肉“我不来,谁照顾你。”
    我接过香蕉。瞥一眼她还肿着的眼睛。
    “其实没必要这样。对你身体不好。”
    “你因为我弄成这样”她的眼中有液体滚动“我怎么可以留下你不管不问。要是那样,我岂不是忘恩负义之辈。”
    她说不下去,把头转向一边。
    当她转过来时,眼睛仍是湿润的。
    “你怎么那样傻?这么瘦小怎么斗得过他?”
    我清楚,这是实话,而非讽刺。
    “因为¨¨¨因为”我忍着疼痛,狠咬一下牙“因为爱。它   我一口气,说完久藏于内心的话,感觉很舒畅。犹如饿的走不动的乞丐,出于幸运,饱餐一顿。
    可是,我不敢正视若焰。
    长时间的沉默离去后,传来若焰几乎害羞的话语。
    “这些话我会记住的。等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    我希图挽留她,但她一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而我则陷入深深的回忆中。
    黄昏已经降临了。我刚从图书馆里出来,就意识到有吃饭的必要。往常熟悉的小餐馆门口都站着许多人。继续往北走。我知道,北面一家与书社为邻的餐馆特别冷清。
    但并不是这样的。要好面后,走进去,只剩一张桌子了。而且处于中间的位置。坐下的一刹那,轻微的刮了一个人的后背。
    现在回想起来,道歉是多么的重要。
    我站起身,转过背,微笑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    那是两个妙龄女郎。她们相视而坐。
    “没关系。”背着的那个扭过头。
    中科白癜风“下次注意点 !”另一个蛮横地说。
    能够下床后,我就尽量的不躺在床上。住院的这段日子是完美的。若焰将全部的空闲,毫不吝啬的给了这里。
    其他的病号,时常对我说:
    “我的儿媳要是这么漂亮就好了。”
    “看到你们在一起,真羡慕。”
    “你福气不浅。”
    “天天陪你说话的阿姨真好看!”
    “付出,就会有回报。”听到这些话,我小声的说。
    门开了。若焰穿着合身的浅蓝色的外套站在门口。
    “准备好了么?”
    “好了 。”我很高兴,她按时来了。
    她走过来挽着我“咱们走吧。”
    当我们站在门廊里休息时,一个声音跑入我的耳内:
    “两个青年长得真不错。”
    “可不是,不过男的矮了点。整整一头。”
    苍老的女音令我很难堪,只觉得谁在我脸上突然放了火。
    我很不安的的转向若焰,她左瞅瞅右瞧瞧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。
    “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。”
    我而后内清楚,这是她的建议--离开是非之地。
    要去的地方并不远,中科白癜风与住院部相连,这里果然是个特别的地方--最适合诗情留意的人。
    满布满了青草、鲜花的土地中央凸现出一个古式的木构长廊。请唤醒你沉睡的想象:当初工人们先于地上打上曲曲折折的水泥路。风干后,就在它的两侧埋上木桩。最后,再给骨架铺上琉璃瓦、涂抹各种色彩。
    当我们坐在水泥座上抬头时,就有梁祝的画面、身无彩凤双飞翼的诗句闯入我们的眼帘。长廊的周围布满着青草,间或夹杂着不知名的小花。
    “很奇怪,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艺术团工作的?”
    “还记得那个小饭店么?”
    “小饭店?”
    “对。那天我意外地撞了你。没想到那一撞竟撞出这么个结果。”
    她笑笑。
    “我记起来了。可是,又怎么样呢?”
    我感到不舒服。她站起身挽扶着我走向草地。
    阳光温和的抚摩着每一样东西。纯白的小野花在草绿色的草丛中舒叔服服的躺着。
    "告诉我,好吗?"若焰低下头,象思考着什么。过了会儿,她盯着我“自从你跟那个流氓打斗的一刻起,你的生命就不再属于你自己专有。”
    我的鼻子一酸,泪水湿润了久已干枯的眼皮。
    “你怎么了?”她很担心的问。
    “这句话我等了很久。本来我以为   我再也说不下去。拿起若焰娇小瘦美的手放在脸上,久久没能拿开。
    出院那天,我本不指望若焰来得。可是,她竟出人意料的出现了。
    我刚走到医院的大门口,看见她从出租车里下来,臂弯里放着一束鲜花。
    “取消了么?”我接过花束。
    “是¨¨的”若焰的眼神左右游走。
    “我们需要坦城相待。”
    “我不是故意的。但你出院我怎能不来?”
    我中科白癜风医院无语,托起她的手。
    “事业也很重要。无论如何你不该放弃。就算你不来,我也会去找你的。”
    我牵着她的手向不远处的电影院跑去--它常是县艺术团表演的地方。
    幸好赶得急。在她之前,还有两三个节目。
    我在走廊里微笑着回忆:那天,离开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于是,又折回去,跟踪了她们,直到这里。如今又站在这儿。但已不是第二次。无数个夜晚,一个男子的鲜花从这里送进去。又是这个男子使她避免了来自流氓的欺辱。“战斗中他负了伤。”
    住院的过程中,他们的友谊加深了。并且愈演愈烈,最终蜕变为爱情。多么象七彩碟破蛹而出。
    突然,若焰慌慌张张地跑出来。我也急忙跑过去。
    “出了什么事?”
    “我害怕。”她摸摸左半边脸。
    “我怕历史会重演。因为这颗黑痣,我曾受到观众的嘲弄。虽然只有麦粒大小,可是,很丑陋。不是吗?”丑陋两字她说得极小。
    “我最喜欢这颗稀有的黑色珍珠。”我摸着她的脸说。
    “稀有的黑色珍珠。”若焰重复一遍。然后,显出很高兴的样子。
    她转身跑向跟出来的人。担又停下,跑到我身边,使劲地抱住我的脖子。我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,她已象燕子似的离去。
    没过多久,里面传出响亮的掌声。
    我笑笑。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时时彩走势图_重庆时时彩投注_重庆时时彩预测软件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8-6-18 16:05 , Processed in 0.100884 second(s), 5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